媽媽是這樣餵我吃肥肉的:
做滷肉的粗厚五花肉條,入蔥薑水裡煮熟,撈起,頭尾部分片得細薄,大多時候簡單撒鹽,偶爾蘸醬油(我小時候不愛醬油,日後說),我總是顧不了燙口,大嚼爽脆肥肉片。
(有時候她會把生肉條兩頭切成有點厚度的肉塊,直接煎了讓我當點心。)
然後在樓上讀書的我,開始坐立難安,不僅是旋繞而上的滷汁香味撲鼻,令人難耐,並且,剛滷製完成的滷肉,軟但還帶Q勁的口感引人遐思;媽媽會換我小名,切一兩塊肉賞我,往往夾帶薑片和蔥條。
想當然耳,晚餐有滷肉。

五花肉,荷文稱speklap,阿莫先生每隔一段時間,會帶我到特別的肉舖購買利瓦爾(Livar)豬五花;利瓦爾豬是由林堡省(Limburg)特定農場養殖的豬隻,以特殊穀物飼養、給予充分活動空間,豬肉的特色即自然而強烈的「肉」味。
因脂肪均勻分布於瘦肉之間,所以口感濕潤柔軟,美味程度號稱不遜於西班牙和義大利的放養豬。

兩片厚度約半公分的利瓦爾豬五花,以中火煎熟,撒上喜瑪拉雅岩鹽和白胡椒粉;脂肪部分,口感扎實強勁,但非堅硬,瘦肉部分已煎香酥,卻不乾柴。
每次食用質優的香煎豬五花,例如利瓦爾或伊比利(Ibérico),總是令我雀躍萬分,這並不單單記憶使然,而是如今,有豬肉味的豬肉,難尋。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