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爾(Basel)是這趟旅行的中點站,往返皆在此停留。
南下抵達時已晚,沒有多餘時間遊逛。北上回程,時間較寬裕,阿莫先生和我趁用餐前的空檔小逛了一下舊城區。

我們只走了三條街,可以感覺出整座城市的富裕及優雅氣息,巴塞爾是這趟旅行我們拜訪的最後一個城市。
我很高興安然返家。

Facebook 非說不可

20200904
提及巴塞爾,阿莫先生和我有個往事。

2005 年我們首度嘗試以居遊的方式,在法國山區和托斯卡尼旅行。回程時,車子卻在鄰近米蘭的小鎮洛迪(Lodi)的高速公路上拋錨了。於是我們在室外氣溫零下3度的寒夜中苦等2小時,終於等到荷蘭保險公司找來的道路救援。
因為已是深夜時分,我們決定在車廠附近的汽車旅館歇一晚,待隔日車廠開門、辦好行政事宜才繼續北上。

我們決定搭火車。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計畫是這樣的,首先從汽車旅館搭計程車到洛迪車站,再搭火車到米蘭,然後轉搭米蘭夜車返回台夫特。
這趟旅行出發前,阿莫先生說:
Ring, we will travel by car, you can bring as much luggage as you want!
一向對行李嚴苛的我,除了必需品之外,因此放肆地帶了多本小說和一大盒泡澡錠,連高跟鞋都帶啦!
假期中四處購買的橄欖油、香料、罐頭,以及度假屋廚房中沒用完的食材和調味品全都被我打包帶走。
這些,在我們要搭計程車時顯得無比尷尬,但我還是堅持一個都不能少。

抵達洛迪車站,沒有電梯的事實讓我們傻眼了。
我是個手無縛雞之力之人,行李絕對要靠阿莫先生來扛,對看兩眼之後,我率先把沒用完的食材和調味料扔棄,阿莫先生拿出看過的書,我心疼地把購買的橄欖油及瓶裝食物擺到一旁的長椅上,希望好心人接納。最後,又把泡澡錠取出,騰出空位裝松露罐頭。 終於精簡成兩人各兩箱行李的狀況。
可憐的阿莫先生,就這樣來回奔波於長長的石階上。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洛迪購買車票時,很少搭火車的阿莫先生沒和櫃檯溝通好要停在米蘭哪個車站,於是我們就在一個不知名的小站被趕下車。趕忙打電話叫計程車,但45分鐘後才看到車。

終於來到米蘭中央車站,這次換我去買票。
因利用歐鐵旅遊多年,我很清楚買夜車臥鋪的規則,於是再三與櫃檯確認訂的是床位。接著就心情愉快地飽餐一頓,四處閒晃等待黃昏的車班。
上了火車之後尚不能安歇,原因是我們還得在巴塞爾換成sleeping train。
拖著行李前往下一個月台途中,我不斷回想以前坐夜車的美好,還跟阿莫先生提議上車後去餐車區喝點小酒。
然而,待火車到站,我們居然不准上車!原因是沒有這床號!
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當時,就在巴塞爾車站,你會看到一位男旅客纏著女車掌、一位女旅客跟著男車掌… …
阿莫先生用哭腔描述將近20小時的遭遇,我則不斷出示車票及購票證明請他務必讓我們上車,我們一定補繳所需費用。
在火車發動的前一刻,我們上車了!我們被安置在通道擺滿礦泉水的雙鋪房間,阿莫先生和我面對面相視久久不能言語。

這就是我們與巴塞爾的初相識。

Facebook 非說不可

很顯然的德系建築。
小女孩方才在水池中游泳。

許多牆面都有壁畫,還有漂亮的裝飾。

看到靠旁的自行車怎能不拍一張呢?

花卉直接擺一排。

正對這條街非常熱鬧,應該是主要街道吧。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