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時間4月16日,中午時分,阿莫媽男友來電,阿莫媽腦血管有狀況緊急送醫,
阿莫先生和阿莫弟手上有事,決定傍晚時前往醫院。

晚上六點半抵達醫院時,阿莫媽身上插滿管子,眼睛緊閉無法回應,
但當我們喚她時,身體突然抖動,接著開
始嘔吐,護士快速清理阿莫媽,
然後稍微跟我們解釋她的狀況,並且約定隔天跟主治醫生開會,我們於是離
去。

在車上,阿莫先生和阿莫弟神色無異,不斷談論幼時與阿莫媽相處的趣事,
例如,阿莫媽愛露營,每次假期,
和阿莫爸幾乎載了半個家當前往營區,
阿莫第頗能體會其樂,阿莫先生則引以為苦;
阿莫媽是高級荷文教師
,對於兩兄弟的發音和用字教導嚴格,
阿莫先生轉頭跟我說,妳下次帶荷語教科書念給媽媽聽,她應該會立刻
醒來糾正妳,等等等。

回到家將近九點半,做了簡單晚餐,餐後稍事歇息,
將近十一點時,阿莫先生接到醫院電話,
阿莫媽腦中的血
塊增大,建議開刀,詢問阿莫先生意見(他和阿莫媽男友是名單上的聯絡人),
阿莫先生說,阿莫媽男友跟他生
活30年,應該徵詢他的意見,但無論決定如何,都要再度前往醫院。
臨行前,阿莫先生要我帶書去看,然後加了一句話,帶兩本,因為不知道要待多久,
途經加油站,阿莫先生進
去買了一堆巧克力和糖果,他說,大家都需要熱量。

晚上十一點半左右,再抵醫院,我已經認不出阿莫媽了,
兩位醫生跟我們
說不開刀肯定死亡(阿莫媽男友已在電話中決定開刀)
開刀後有生存機會,但左邊身體幾乎已廢,無法回自己的家,必須住在特殊的老人醫
療住所,由專業看護照顧。
阿莫媽的男友隨後趕到,聞訊痛哭失聲。

推進手術房前我們輪流親吻阿莫媽的臉頰,我們皆擔心這將是最後一次阿莫媽尚有氣息時的親吻,
我的眼淚滴
到她頰上。

我們待在家屬等候室,阿莫先生把零食往桌上一攤,說,Party time!
阿莫弟說,Can we do this more often?
兄弟相識而笑,阿莫媽的男友也微笑,跟我說,我太習慣阿莫家族了。

然後我們講到阿莫媽的點點滴滴。
我要移居荷蘭時,問阿莫先生阿莫媽對我的觀感,他覺得無須問她,但還是問了一下,
阿莫媽答,這跟我無關
吧,這是你的生活,
我一抵荷蘭,跟阿莫媽碰面,她拉著我的手說,就算妳是外星人,妳都是阿莫家族的一員;

阿莫先生和我在去市政廳登記結婚,阿莫媽及其男友是我們的見證人,手續完成後,阿莫先生忘了某個文件,
於是我們返回市政廳,阿莫媽在我耳旁說,跟他們(指市政廳)說我們是回來離婚的XD
每次出版食譜書,她都會親自來家裡和我一起欣賞書,英荷交雜討論每道菜;
前一陣子做了果醬分給她,她打電話跟我說愛極了甘薯果醬,也很喜歡香料辣油.....
那是我跟她最近的交談。
阿莫先生說阿莫媽很寵小孩,家裡總是不缺零食,她甚至買了零食藏起來,要兩兄弟去找,找到就吃光光;
阿莫爸只吃有機食物、阿莫先生小時後只吃牛肉且偏食、阿莫弟則是是蔬食、阿莫媽也有個人的飲食偏好

因此她每天至少兩餐都要做四種食物餵養家人,然而她是職業婦女......
阿莫弟說她把自己貢獻給她所愛的
人;
阿莫媽男友跟我說,我們第一次見面,他還記得我穿著白色上衣,用完餐離開後,阿莫媽跟他說,
我很喜歡她
,她看起來很開心;
我想到,每次跟她約吃飯,她總會摸摸我的臉,跟男友說,看,她好快樂。

4月17日深夜四點半左右,手術完成,醫生說手術成功,阿莫媽目前沒有生命危險,
且建議我們不要等過夜,回
家好好休息,用有力氣的身體迎接病人的清醒。

中午十二點,醫生來電說,阿莫媽復原狀況良好。
現在(下午兩點)我要整理一下自己,等等和阿莫先生去探望阿莫媽,我的婆婆。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