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牛排佐香料馬鈴薯丁和庭園沙拉-201306xx

我常在文章裡藏些生活中的故事,給自己留個暗示,日後閱讀,心領神會,
這道牛排餐即是,
同樣的菜色連吃兩天,愚人節前一天和愚人節當天。

煎牛排佐香料馬鈴薯丁和庭園沙拉-201306xx

目測法測試牛排熟度,煎出兩人都喜愛的一分熟,
如此才可凸顯安格斯(Angus)牛排其柔軟帶嚼勁的口感、粗獷卻多汁的風味。

煎牛排佐香料馬鈴薯丁和庭園沙拉-201306xx

很掉漆地搭配超市洗切處理妥當的半熟馬鈴薯丁和沙拉葉。

我將馬鈴薯表面煎脆煎上色,起鍋前調味調香,
至於沙拉葉,則添了切絲的杏桃乾和油醋醬做成庭園沙拉。
儘管袋裝沙拉號稱清洗多次且經食用層級的消毒劑處理過,
我還是在食用前開封清洗,以蔬果脫水器瀝乾,
吃多少取多少,並且把拆封未用的葉子收在密封罐裡,兩日內食盡

是的,這套「簡」餐連吃兩日,我前面就提了,同時也跟阿莫先生說了有多「簡」,
他聽聞後戲謔地說:You lazy bitch!
我答:Sometimes I'd rather be a real bitch than a lady。

那陣子心思有點亂,好些事困擾我,有些細小的情緒像暗潮般地壓在心底,
是可以沒感覺的(大多時都是),但偶爾會像小水泡似的自水裡升起,
而等待這些波動水紋平靜,也令我不耐,
就是那天

我在超市蔬果部門張望好一會兒,不知抓啥搭配已在冰箱冷藏室自然解凍了的牛肉,
我很少這樣,真的,
像針尖碰觸肌肉細微的壓力很清晰,不痛,可是有存在感,和不適感,

一時之間失去挑選食材的想像力,最後拎了如上述兩袋物品返家。

前陣子碰巧跟阿莫先生提到那陣子的情緒,
他想都沒想地說,妳在度60年的長假,做妳想做的,沒負擔。

阿莫先生不是一個會說出有哲理或睿智話語的人(毫無貶低之意),
他的想法向來單純直接---
居住希臘的有機店小妹事件發生時,他直切重點,
人家不鳥你,你幹嘛跟自己過不去,一語點醒夢中人,

而不久前我因貪心拿不定主意處理很難得的肉筋肉膜(這裡是荷蘭),然後嘟嘴碎碎念,
他雖然說了一串話(順便責備我讓這類事發生多次),
但簡而言之,即誰叫妳不照原構想做,活該。
用字簡單強烈,例如 give a shit、betray、do whatever you want 等等,
往往讓心思如一團打結的毛線球的我,頓時有力氣拋掉那糾結的線條,
我是指有力氣拋掉,而非有智慧解決,但至少,我有了清醒的腦袋。

於是把小小的秘密存放在這篇文章裡。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