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來法國多次,直到2003年才首次踏上普羅旺斯,
那年歐洲杯橋牌比賽在法國 Menton 舉行,我和國際橋友約見面玩耍。
Menton 是蔚藍海岸最邊邊的一個城市,再過去就是義大利了。
當時SARS肆虐,法國拒絕台灣旅客,但是荷蘭接受,
於是我從阿姆斯特丹入境,阿莫先生機場接到我,直接開車往南走,
首先碰上居住瑞士的橋友 Hedy。

精通英法德義四種語言的 Hedy 喜歡和阿莫先生對嗆,嘰哩咕嚕地,
隔年阿莫先生買了車上衛星導航,因為GPS要隨時路況報導,很吵,並且偶爾會脫線不精準,
於是阿莫先生叫它 Hedy。




那次的旅行,我經歷人生許多第一次,
第一次長途開車遊歐洲、第一次吃星星餐廳、
第一次吃 gnocchi 第一次吃炸櫛瓜花第一次吃薰衣草冰淇淋,許多許多......
那年我也經歷了喧嘩的旅遊,
同時不害臊的直接穿著泳衣外罩大T,沿途看到海看到湖看到河,上衣一脫就下水玩樂。




在蔚藍海岸時,Hedy 對著我的帽子墨鏡大笑,說,
Ring,妳為何不大方接受陽光和海風?

敞開心享受陽光之後,我的臉龐留下無法消褪的雀斑,我未曾後悔。
偶爾仔細端詳鏡中自己,
那些斑點,
記錄似的提醒我曾經的瘋狂,
留在我臉上的普羅旺斯印記。

而我小小的卻狂野的心......想望普羅旺斯。




先從台夫特往中間站布根地走,6小時37分鐘。



深夜趕路的好處就是暢行無阻,四周安靜無聲。



寂靜但不寂寞的高速公路。



中途加油並且進食。



肆意大啖平常會皺眉頭的食物。









繼續趕路。



天濛濛亮。



凌晨六點準備進入巴黎複雜且易塞車的高速公路,
阿莫先生歡呼的說,依他多年的經驗,
這個時候通過巴黎,絕對可以把塞車拋到後頭。



於是,早上八點半左右,微雨中,我們到達 Nitry。

普羅旺斯日記-100513

悠閒的農家旅社,
Auberge la Beursaudiere,下榻 Le Meunier 套房。







待一晚以後,繼續往南走,這次要開將近6小時。



繼續飄雨,但不減遊興。



一抵普羅旺斯,雨停了,陽光閃耀。

普羅旺斯日記-100513

房東說,連下了半個月的雨,你們把陽光帶來了。

普羅旺斯日記-100513

靠 Aix 的Le Clos du Puy浪漫屋,訂的是 Provençale Suite 小屋,
陽光好大一把灑進來,
我在這裡寫下我的普羅旺斯日記。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