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姐姐提到有些人家會在米漿裡加黑芝麻,我就想,其實米漿裡加堅果類都讚吧,於是想來玩一下。

細節請往下移,見 20130919 貼文,只是以榛果(hazelnuts)取代花生,利用油封雞時順道烘,沒計算時間,比油封雞快,期間用「鐵砂掌」撥一下烤盤裡的榛果,烘到飄出焦香味。
這次添加好友幫我準備的手工黑糖。
花生米漿有濃郁的堅果香,榛果米漿則有其特有的木質味,很淡,因此米香突出,說實話,我較愛前者,記憶裡的美味總是會增值呀~

20130919

米漿-20130920

相較下,我愛豆漿多一些。
小時候,街坊有家豆漿店,透早捧著盛湯的大碗公,混在其他鄰居小孩裡,等待店主人叫名字,媽媽沒做吐司的日子,還會交代我順便帶幾塊豆腐回家。飲用小店石磨手煮、溫熱帶點焦香的乳白飲品,在我童年的飲食記憶中佔有一席之地。久不久媽媽自製做米漿,穀香堅果香、濃稠的滋味我也愛,離家後再也沒碰上令我心醉的豆漿了,更遑論米漿。
機器化可以成就飲食夢想、縮短取食時間,但是無法生產因人工手作而略有小瑕卻極富人味的食物,由於不同的製造者、不同的區的習慣,這些同中有異的食物,使得每個家庭、每個個人的飲食生活各有情調。

謝謝媚姐姐教我做米漿---經過家庭傳承和時間淬鍊的米漿,敲打鍵盤的此刻,我指頭微顫,雙眼發熱。

米漿-20130920

媚姐姐米漿的詳細做法請點閱媚姐姐相簿(請點此),點入一張一張的圖,細讀裏頭文字和網友們的提問。

材料~
白米1杯
帶皮花生3杯
(媚姐姐的大同電鍋杯1杯等於做菜用量杯的3/4杯,我換算大約是180毫升的容器。)
水:前一夜泡白米的水、打花生和白米的水各800毫升、煮米漿的水1.5公升
糖足量

左邊是阿另塞給我的花生,我以小火烘香。
媚姐姐說:「花生要有點焦,但不能過火,煮起來香氣才夠,皮膜不可去掉,米漿的顏色漂亮靠它。」若要節省炒花生的時間,媚姐姐另有妙招(請點此)。
右邊是泡了一整夜的白米,至少有8小時。
左上是蔗糖,我的花生沒有皮,用蔗糖來增色。
一切就須後取約4.5公升的大鍋,內裝1.5公升的清水煮滾。

米漿-20130920

煮水時打花生和白米,各加800毫升的清水。媚姐姐說:「花生打的細細糜靡的。」
這時候鍋裡的水滾了,加入打好的花生。

米漿-20130920

然後打白米,要打到糊糊的。當鍋裡的花生水煮滾了,開大火加入米糊,同時攪拌。
媚姐姐說:「就像變魔術般的花生水,馬上變米漿。」

米漿-20130920

然後加入糖,甜度隨個人,你就不要問我加多少糖了XD
媚姐姐提醒要使用前端是扁平的木匙:「因為轉大火倒米靡攪拌時,用平匙可以避免巴鍋,以避免燒焦。」
我覺得還有個妙用,可以把來不及攪散就被煮成小團的白米撈起,另用湯匙在扁木匙上壓碎。

我喜歡濃稠一點的質地,所以3.5公升的米漿小火收到3公升,那幾天,醒來後,我就微波1杯米漿搭三明治或脆餅,在窗邊或在電腦前飲用,總是不自覺地隨著香氣進入時光隧道,彷彿恍惚瞥見媽媽攪拌米漿時的背影... ...

阿莫先生對米漿感到好奇,嘗了一口說,這個「醬汁」很特別,我答這是甜飲料,好似西方人喝牛奶,阿莫先生不解地問,哪會甜?
嗯,我確信加了很多糖,並且自認是個嗜甜之人,當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於是多舀了勺糖進他碗裡,趁熱拌勻,只見阿莫先生喝得眼瞇瞇。

製作第二鍋時,他問可不可以留些讓他做「湯」,我很小心地掩飾我的遲疑,爽朗地答,沒問題。
隔天照他要求,備了2根辣椒、1把香菜、1塊薑,以及2顆萊姆,他下廚我當助手熱約四分之一鍋米漿。
大廚豪邁地切辛香料,起油鍋炒將起來,然後擠萊姆汁,又去翻冰箱加碼1顆檸檬汁和1小罐法式酸奶油(creme fraiche),備好擺料理台上;就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時,所有柑橘類果汁已被倒進米漿鍋了,他看我一眼,但我不動聲色---我相信,若我有任何反應,他肯定會去找更多檸檬汁來證明我大驚小怪。
我持續攪拌加味米漿,在他依序加入炒好的辛香料和法式酸奶油時不顯露任何表情,隨後他接手說要自行收乾「湯」汁,我說那就把廚房交給你囉,快快離去。
不一會兒他端了一碗「湯」來,問我要不要拍照,就是圖片這碗。
這鍋「湯」被臨幸一碗後,就擺冰箱冷藏了,三天後,我問還要喝嗎?他說家裡食物太多了,算了。
早些年時,類似事件我肯定叨念,不,在他煮「湯」之前就會展開戰火,現在則想,就是一小鍋米漿嘛,我們平日也非糟蹋物資的人,讓他玩吧~
結果是,之後我再做米漿,他頂多說要多加些糖,不再多言。呵~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