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伊麗莎白和傑米,開啟我的煮婦生涯;憑藉擁有上百顆米其林星星的飲食經驗,我妄想在自家餐桌複製滑過舌尖的極致美味。呵呵,我在廚房玩遊戲。
即使我根深柢固認為自已有個西洋胃,而某些台灣食物的記憶,卻總是不經意地刷入我腦海。原來,我會想念的不只是鹽酥雞和蚵仔煎,也不僅限於鼎泰豐和穆記。
秀蘭、談話頭、半畝園、太和殿、圍爐、北平都一處、京兆尹、驥園、住處附近的小炒店、蚵多腸多辣多蒜多香菜多的麵線羹、基隆廟口三明治、高雄新興市場老李排骨酥...我以為我忘記了,卻都是魂牽夢繫的香氣。

移居荷蘭後,只要碰到芋頭我幾乎都會做鴨油芋泥或芋泥牛肉末,談話頭的芋泥牛肉末是我夢裡的滋味,自己琢磨出來的味道頂多是畫餅充飢罷了,不過我樂此不疲。

材料
芋頭500公克
雞高湯適量,至少400毫升,不可以用清水代替
橄欖油
大蒜1小瓣,磨成泥
瘦牛絞肉250公克
青蔥1根,切細圈

白胡椒粉

做法
1、芋頭去皮,蒸熟或以微波爐煮熟,趁熱用叉子攪碎,不需要攪成泥,留些顆粒可增加口感。
2、將芋頭倒入淺湯鍋,開中至小火。緩緩倒入高湯,攪拌到喜歡的稠度,以鹽和白胡椒粉調味,維持火溫——談話頭的芋泥頗像小兒副食品,對,這正是它迷人之處。
3、在炒鍋中燒熱少許油,以中火拌炒牛絞肉和蒜泥,直到牛肉不帶血色,以少許鹽和白胡椒粉調味。
4、將牛肉加入芋泥鍋中,煮到牛肉剛熟,檢查調味,撒上蔥花即可起鍋。

那天,在超市看到貌似芋頭的小塊莖,湊近一看,標示為Chinese tayer,隨手放入購物車。返家一查,是所謂的千年芋,俗稱山芋,它的塊莖粗糙多纖維,塊莖上的仔芋則可食。烹煮後,我覺得沒有一般芋頭來得香,口感也較不鬆爽,然而當天煮出來的芋泥牛肉末卻讓我開心了一整晚。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