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煮麥片粥時從不慌張,經過令人焦急等待的幾分鐘後,她就會將麥片粥倒進寬口碗公裡,然後端給爺爺、安娜和我。我們急著想吃,但爺爺總會阻止我們,所以也輪到我來打斷你了。多等個3分鐘,使碗裡殘留的寒意稍微把麥片粥由外至內降溫,讓內層維持絲綢般柔軟、緩緩滑動,外表則幾乎凝結、變得結實。爺爺會在麥片粥上撒些黑糖,堅持再等1分鐘半,讓糖吸取麥片粥的濕氣,產生令人驚嘆的焦糖蜜汁。我愛極了這種吃法,可是想趕快吃的慾望讓我選擇加一湯匙金黃糖漿取而代之。我發現它的特別之處在於,幾分鐘後搖晃一下碗,糖漿會沿著碗壁滲入碗底,把粥撐起來,好似一座漂浮的島嶼,直到現在都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當然,我愛極了。
接下來更奇妙,爺爺拿出一把餐刀,把麥片粥劃成棋盤格的圖形,然後拿起一小壺牛奶,從碗的邊緣輕輕澆上,讓牛奶填滿棋盤格所有的隙縫,好似稻田排水系統。最後的最後,他會給我們一個暗示:進攻!我必須說,奶奶的麥片粥與我曾經享用過最棒的早餐一樣好吃。

傑米.奧利佛的療癒食物》第84頁。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