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年我在比利時一間典雅的餐館首次品嘗松露,那是一道鋪滿松露的義式方餃。除了松露本身散發的異香令我著迷之外,侍者以專用刨刀慎重其事地刨出細緻的松露薄片,其中所蘊含的儀式感更教人沉醉。

從此以後,松露進駐我的飲食世界。

因為新鮮松露無法帶入國門,我只能在館子裡嘗鮮,而彼時台灣尚不見松露之名,我就從高檔熟食店購回多種松露製品,松露醬、漬松露、純松露油(化學合成不要來)、松露麵、松露燉飯米等等,藉此撫慰想念的心。

2005 年我們在阿雷佐郊區閒晃之際,發現這塊招牌,松露耶!所謂藝高人膽大,兩人興沖沖鑽進這間破爛小屋購買貴傷傷的松露。2008 年重返托斯卡尼,來此採購時,恍然大悟居然碰上當地有名的松露獵人,哈哈哈。Facebook 非說不可

你敢在這間水泥房內買松露嗎?

除了松露之外,還販售多種蕈菇和當地起司。

看到右上角那瓶醃漬菇的價格嗎?15 年前的價格喔,吼!

害羞的松露獵人。

松露獵人說那一批白松露品質沒有黑松露優,建議我們購買黑松露。我在度假屋煮了兩餐松露麵,把麵端上桌時,驕傲地認為全身閃耀著大廚風采。哈哈哈。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