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2007年的今日,每當回想起Obauer,我的嘴角總會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年正值奧地利數時年來的超低溫以及大風雪,而餐廳地處薩爾斯堡郊區小城,愛吃無藥醫,還是算好時間冒著風雪搭火車前往。
到站四下張望,空無一人,再往前走幾步路,嗯,有人!想必是站長。
正要問路時,站長劈頭就問Obauer 嗎?不待答話即說,直直走,過橋,直直走,然後右轉,直直走。

走前看了看車站的溫度計,零下13度,呼呼。
我和同伴頂著風雪,在昏暗的雪地裏蹣跚前進。但是總看不到橋啊,當下內心噗喫一笑,曾幾何時,養尊處優的我會為了一餐如此對待自己?

終究看到橋,也看到餐廳。一進餐廳,女侍拍拍我身上的飄雪說,還好你們搭火車,今天的風雪引起大塞車,所有訂位客人都遲到了。
因為是當時唯一的客人,主廚(忘了是
哥哥還是弟弟)直接上前問我們喜歡的食材和烹調方式。記得當天品嘗了三種不同做法的鵝肝、帶有金桔香味的鴨肉(那是我愛上柑橘配野禽料理的開始)、柔嫩甜美的鹿肉、松露馬鈴薯泥... ...甜點之一是柿子冰淇淋!!!

當晚我們可說是承包了整個餐廳——甜點快用完時其他客人才陸續到來。

難忘的風雪,難忘的米其林經驗,難忘的帳單數字^^

米其林二星餐廳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