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NG 的鱈魚餐
之後,松露姐姐又一次手腦不合的"佳作"。



也是一個人的小餐,想說把蝶魚煎一煎,簡單調味灑上檸檬汁擺些巴西利,
結果...
翻冰箱看到孤伶伶的一根青蔥和年華要老去的香菜,當場立刻轉彎,
切了蔥和香菜,調了醬油、味醂和醋,然後就給它淋到魚上了。
那一瞬間,這鰈魚從地中海游到台灣海峽了。

(我相信我當時一定是黑輪上身,典故請看---
橘越淮為枳。)



念在魚煎得挺美的,來賓請掌聲鼓勵~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