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餐(註)位於人類進食光譜上的兩個終端,讓我們以不同方式去接觸這個我們賴以維生的世界。其中一餐的樂趣來自幾近全然知情,而另一端的樂趣則來自程度相當的全然忽略。前者的多樣性反映出自然的多樣性,特別是森林。而後者的各種選擇則更確實反映出工業的界的創造力,尤其工業界那在同樣土地上種出玉米,再以玉米這單一物種去仿造出多樣性的能力。前者的代價是高昂的,但值得感激與付出。相較之下,後者似乎廉價,但卻無法涵蓋真正成本,因為這些成本已經轉嫁到自然、大眾的健康與荷包,以及人類的未來上。且讓我們認定這兩種餐點是同樣的不實際、不永續。因此,我們或許就該效法任何可靠的社會學家在這種情況下的做法,把這兩種餐點同樣視為真實生活中的異常與例外。或者,更好的方法是讓兩者都成為純儀式,因為這兩者都能告訴我們,人類能以不同的方式使用這個世界。一年說不定可以去一回麥當勞,這是一種反面的感恩大餐。而我的這一餐,則像是緩慢而充滿故事的逾越節大餐。

註:前者食物皆作者狩獵、採集、種植且烹調,後者則是麥當勞餐點。

雜食者的兩難:速食、有機和野生食物的自然史》第411頁。

推薦對飲食有特殊主張者---無肉不歡者、素食者、有機飲食者,甚或對動物權和永續農業等議題有興趣者閱讀。

*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全站熱搜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