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玫瑰

中文系畢業,卻在傳播界打滾10數年,當燃盡光與熱之後,決定移居荷蘭,為自己而活。
愛吃愛煮食,以刀具鍋鏟為經,以食物香味為緯,定位出個人廚房座標。
翻譯及撰寫多本烹飪書籍,請點擊:「松露玫瑰

管理的社群及社團: TruffleRose:http://goo.gl/jW6T6z
松露玫瑰: http://goo.gl/C3mHY0 餐桌小聚會:http://goo.gl/ZHprMS
松露同學我們這一班: https://goo.gl/0sK3qv 婦仇者廚房:https://goo.gl/tj2lZD
我也有這本書!:
http://goo.gl/aVhOhX |甜蜜寵溺:https://goo.gl/RrmnSk

我有一位好哥兒們,是土生土長的成都人,和我一樣,在北京工作、打拼,待了有近十年。如今衣錦還鄉,不用葉落即能歸根,令人羡慕。然而他回到成都後,時常打電話來向我抱怨,每次的「引爆點」都是他做一件什麼事,當地人的效率都跟不上他的節奏。我仔仔細細地研究了他一番,再次確定他本人就是如假包換的成都人。而那時,我剛剛拿到成都市戶口,並且和他做了鄰居。

說回到煎蛋麵,其實從煎蛋麵本身來看,成都的效率還是挺高的。煎蛋麵,原來一般作為「打間」用,就是家裡來了客人,既不在午飯時間上,也不在晚飯時間上,在這間隔期間,不能讓客人餓著,來碗煎蛋麵,快捷、味好、暖人暖心。

煎蛋麵的用料雖然簡單,可是都十分對路——雞蛋煎成略帶焦糊邊的,看著就香;番茄要多一些,煮到湯裡紅彤彤的,酸酸甜甜好開胃;麵條也不用手擀,掛麵就行。連湯帶菜帶麵,一碗下去,昨夜宿醉帶來的搖擺,今晨大霧籠罩的惆悵,盡皆消散。

煎蛋麵雖然簡單,卻也馬虎不得。蛋煎好後,一定要加湯煮一會兒,才能把雞蛋裡的小油滴煮成白白的湯色,而煎蛋的香氣也進入了湯裡,如果不煮,就不是煎蛋麵,只能說是一碗麵上加了個煎蛋。還有要注意番茄下鍋的時間,快出鍋前再下入番茄,滾幾下,紅色的氣勢一起便可出鍋,久煮就失去了番茄的意趣。

如今在成都,滿街都能看到「華興煎蛋麵」的招牌,以前正宗的煎蛋麵店家據說從華興街緣起。而當時,麵館裡充滿了跑堂得意的叫賣聲,帶著別處不可複製的川韻——「煎蛋麵,二兩,白湯」,「三兩、紅湯(加了辣椒油)」,是一種此起彼伏的快意感覺。煎蛋是認真費時手作的香味,番茄都是老老實實自然成熟且分量足夠,看著就那麼讓人熱愛生活。然而現今,很多麵館已經不肯好好花功夫去做這碗煎蛋麵了,吃了幾次,難以覓得初時相遇的味道,憑添惆悵。

蔬食真味第52頁。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露玫瑰 的頭像
松露玫瑰

松露玫瑰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
  • 書名: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
    作者:大衛‧哈維
    Isbn:978-957-08-4699-7

    p.301

      在《叛逆的城市》中,我表示:「我們想要怎樣的城市,這問題與我們想做怎樣的人,追求怎樣的社會關係,珍惜怎樣的人與自然關係,渴望怎樣的生活方式,抱持怎樣的美學價值是分不開的。」我寫道,人的城市權利「遠非只是個人或群體使用城市包含的資源之權利,它還包括改變和再造城市、使其更接近我們內心渴望的權利……塑造和再造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城市之自由,是人類最寶貴但最受忽略的權利之一。」或許正因為這個直觀理由,城市在其歷史上一直是大量烏托邦渴望的焦點目標;人們渴望城市能帶給人較美好、較不異化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