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玫瑰

中文系畢業,卻在傳播界打滾10數年,當燃盡光與熱之後,決定移居荷蘭,為自己而活。
愛吃愛煮食,以刀具鍋鏟為經,以食物香味為緯,定位出個人廚房座標。
翻譯及撰寫多本烹飪書籍,請點擊:「松露玫瑰

管理的社群及社團: TruffleRose:http://goo.gl/jW6T6z
松露玫瑰: http://goo.gl/C3mHY0 Cheers!餐桌小聚會:http://goo.gl/ZHprMS
松露同學我們這一班: https://goo.gl/0sK3qv 婦仇者廚房:https://goo.gl/tj2lZD
我也有這本書!:
http://goo.gl/aVhOhX |甜蜜寵溺 我愛你:https://goo.gl/RrmnSk

小面,重慶人對麵條的統稱。它是重慶的城市名片,重慶人甚至可以忍辱負重地接受發端於此的火鍋“成渝各有特色”,但絕不能忍受別人對重慶地區風味麵條品頭論足。小面可以說是重慶美食汪洋中,最神聖不可分割的島嶼,任何質疑都只能招致一整屏合力的痛打。

《舌尖》有個美食嚮導叫楊暢娃,重慶生人,現在是四川台的主播。暢娃喜歡吃蒼蠅館子,但她最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成都什麼都好吃,就是沒有像樣的面”。作為生活在成都的重慶人,有兩大難題擺在她的面前,第一件是如何在生活裡找到稱心的男友,第二件是如何在成都找到可口的小面。對於前者,暢娃會說:“不急,人家還小嘛!”而對於後者,她恨不得天天回重慶。

有次和美食大咖石光華一起吃飯,石老師有些按捺不住,教育她說:“其實成都擔擔麵、甜水面、渣渣面、煎蛋面……很豐富的哦!”暢娃不服:“繁文縟節太多,不像小面個性鮮明,最重要的是,小面本身的柔軟度和韌度,那絕不是成都的麵食可以相比的。”席間另外一位仁兄看不下去,說:“誰說成都麵食不行?我認識一個成都老闆,腿有點跛,就在重慶開麵館,很有名……”暢娃立即打斷他:“你確認他的腿不是因為面做得不好被打跛的?重慶人脾氣很爆的。”

重慶人對小面的感情絲毫不遜於他們對火鍋的感情,以至於聽不得關於小面的任何吐槽。重慶作家曾磊這樣描寫重慶的早晨:“隨手一抓,一把水面,幾根青菜,三兩分鐘煮畢,五六分鐘下肚,小面之小,莫過於此。”就技術含量來說,小面幾乎可以簡化為調料+麵條,麵條是堿水面(水葉子),調料無外乎蔥、薑、蒜、辣椒、芽菜、香菜、榨菜、花生、芝麻醬……都是大路貨。然而,重慶人就在這最簡單的麵點烹飪上費盡了心思。

紙媒曾經評選出所謂“重慶小面50強”,每家麵館幾乎都有自己的絕招。或是在水面的硬度上,或是在辣椒的烘焙上,或是在葷素油的配比上……只有重慶人才能挑剔出其中的差別。和這些相比,我更佩服的是煮面過程中,老闆遊刃有餘的語言中控系統,所有針對廚房的指令都短促和精准,聽上去像土匪的暗語。“提黃”,口感要硬點兒;“多青”,多加青菜;“乾餾”,少舀湯頭;“免紅”,不放辣子……喂,你外地人吧? 

“小面的小,不僅僅意味著簡單,更代表著重慶人輕巧的生活態度。”沈宏非的這句話說得準確。那種舉重若輕、看淡一切的豁達,才是重慶性格。每天早晨,不管白丁還是鴻儒,無論土豪還是屌絲,都齊刷刷地蹲在路邊,或者倒背著領帶,或者露半截嫩腰,面紅耳赤地對著一碗面,吃得山響,深藏功名。

至味在人間第132頁。

隨意翻開你手邊的一本書的任何一頁,寫下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句子, 或是寫下你正在閱讀的書籍的句子, 標上書名、ISBN和頁數,當作回應。閱讀讓思想更有力量,我們一起來讀書。

創作者介紹

松露玫瑰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
  • 書名:亞洲不安之旅
    作者:飯田祐子
    Isbn:978-986-88400-7-2

    p.235

      我時而以惻隱之心關懷這些被人們忽視的物件,時而透過它們去觀察與體驗一樣同病相憐醜陋的我。逐漸地在我心裡產生一種對它們關愛的情愫,這些看似醜陋的行像也屬於亞洲的東西。對它們執著的關愛,使它原有的醜陋形象轉變成了一種美。當醜陋形象凝聚到極致時,竟昇華為可供我一人獨自享受的美感經驗。我對亞洲城市至今呈現出一種矛盾的、不協調的、醜陋化的步安狀態,它們似乎帶有一種無奈的悲傷,並隱約透出充滿亞洲魅力的光芒。
      創造出精神內涵豐富的美麗文化的也是人,製造出內涵浮淺的物件也是人,人有時候可以達到很高尚的境界,有時候也會做出很愚蠢的事,我覺得又高尚又愚蠢的人就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非常可愛的存在。在我們的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像人的狀態那樣,好的和不好的都共同存在,我不想只追求好的一面,也要關照一下不好的一面。往往那些不好的東西是為了好的東西而更加地好、更加地光彩而存在著,它是為「好」服務而存在。多可憐,多可愛。所以我來關愛一下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