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莫先生去亞洲超市購物,他眼尖看到韭菜,說:「你之前不是在找它嗎?」其實,當初是找韭菜花做蒼蠅頭,不過我沒跟他多說,於是為了滿足他「讓自己開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取悅她」的心情,我笑笑咪咪地拿了一把韭菜。
我不怎麼喜愛韭菜,總覺得味道過於侵略性,話說回來,我常生吃大蒜,那氣味難道不夠侵略?或許韭菜常居於配角,但又兼任蔬菜的角色,用量似乎可以多些,一失手就整體失衡。
然而在台灣時我偶爾會包韭菜餃子,用料除了絞肉、韭菜和辣椒之外,還有我覺得腐臭的蝦米。所有氣味厚重的食材齊聚一堂,吃的時候還一口餃子一口生大蒜,哈!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一次臭到底。

返家後發現當天是吃素日無法吃蒼蠅頭,翻了翻家裡的儲物櫃,找到乾腐皮,決定來個韭菜炒腐皮。
材料很簡單,腐皮事先泡發,韭菜掐頭去尾後切段,辣椒和胡蘿蔔切成細絲,還有醬油及雞高湯(我吃隨緣素)。我還不下廚時,常去家裡對面一家小炒外帶,我總是邊等菜邊跟老闆娘聊天,倒是學了一些小妙招,胡蘿蔔絲就是她教我的。她說為了賣相佳但又顧慮不吃辣的顧客,可以加少許胡蘿蔔絲,增色又不會影響整體風味。我吃辣又愛漂亮,所以兩者都加。
做法更是簡單,熱油鍋,開中火略炒腐皮,加入辣椒、胡蘿蔔絲和醬油拌炒。待腐皮入味,加入韭菜,轉成大火快炒,淋些雞高湯,蓋鍋燜1-2分鐘,韭菜斷生就可起鍋了。

創作者介紹

松露玫瑰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