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文課程的最後一堂課,帶了三瓶酒三種起司還有酪梨去教室,說慶祝倒不如說是道別。
這九個月的酸甜苦辣難以描述,心裏的壓力令平常一夜好眠的我偶爾都要醒來大叫幾聲,飲盡最後一滴酒時,頓時惆悵萬分,原來移居歐洲不僅僅只是打包行李,還有這麼多令人無法拋卻的情感哪~
Farwell!

創作者介紹

松露玫瑰

松露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